《隐藏的大明星》:笨拙的隐匿,坦然的勇气

《隐藏的大明星》:笨拙的隐匿,坦然的勇气

  近年来,似乎无论在华语圈或海外,都兴起一股素人的演唱选秀节目热潮。挟此风气,相关影视与排场也越见浩大,从布景、打光、音效、摄影、取镜、道具等都越发专业。甚至在这种精细的安排之下,节目中评审和参与者的肢体动作与表情反应,几近让观众有一种所有拍摄到的画面,包含惊呼尖叫、感动落泪等应是自然流露的情绪,似乎尽在算计好的流程之中。

  但素人精神之容易引起大众共鸣,或许就在于其质朴且与社会平民能够共通的特质。《隐藏的大明星》同样以想要一圆星梦的女孩作为背景,却能在叙述故事的过程中,将性别、阶级、亲情与爱情等议题和元素统摄于其中,藉此反映出印度的生活面向。导演藉由以身处中低阶层且家庭不圆满的女学生视角,一方面凸显出主角的质朴,一方面也拉近与社会的距离,不仅让观众更能感同身受,也更增进电影情节的立体感。

  当然,在此以母女为刻画重点的印度片中,性别议题绝对无法缺席于相关讨论中。但除此之外,电影中更有趣的地方,或许更是在隐匿/坦然的二面性上,环环串起女主角的家庭、感情、梦想等相关情节,并到结尾时释放开来,成为剧情的高潮所在。

《隐藏的大明星》:笨拙的隐匿,坦然的勇气

  就如同片名《隐藏的大明星》般,影片中许多情节都与「隐匿」相关。影片甫开始,因家暴而以墨镜掩饰的母亲娜吉玛(Najma)笑称是不小心意外撞到,即使轻描淡写仍掩不住女主角茵希雅(Insiya)的目光,茵希雅甚至直接不满地以愚蠢形容只愿一味容忍的母亲。娜吉玛在此不仅隐藏伤痕,同时也隐匿事由,为的是要成全一个她希望能够守住的完整家庭生活。

  在影片中的隐匿,几乎都与求全有关。对于母亲娜吉玛而言,远走他处生产茵希雅是段隐匿的孕育过程,对于茵希雅而言,蒙面化身为「secret superstar」是段隐匿的圆梦过程,甚至对于茵希雅的弟弟古度(Guddu)而言,藉由看似莽撞孩童般溅洒出咖啡的动作也是为完整家庭而採取的隐匿手段。这种隐匿,面对的是来自于性别与经济双重父权体制下不得不採取的方式。

《隐藏的大明星》:笨拙的隐匿,坦然的勇气

  导演不仅用这种隐匿的方式来点出家庭、生活、人权的相关议题,剧中亦以隐匿的手段更进一步展现出情感的含蓄与内敛。剧中可观察出导演善用小细节去侧面描述内心的刻划,从母亲娜吉玛项鍊的遗失、茵希雅「secret superstar」的帐号密码、弟弟古度擅自偷拿科学劳作用品的胶带,都一步步加深剧中各人物彼此间的连结。即使採取这些隐匿的手段,往往都需以更为刻苦或是令人啼笑皆非的方式所进行,但这就是在体制的限制之下,如同娜吉玛对茵希雅所说的,作为一个母亲所能给予女儿「儘可能的自由」。

《隐藏的大明星》:笨拙的隐匿,坦然的勇气

  电影从开始,便是在不断的限制、忍让的隐匿之下,选择对于家庭与梦想的迂迴求全,但在连忍让与隐匿的退守亦无法求全的状态下,电影情节在双方来回拉锯的冲突下,达到最后的高潮,迸然激发出勇敢、抗争的坦然,更显难能可贵,「隐藏的大明星」也在此时呼之欲出。但在高潮的同时,导演也不忘再度向观众提问,真正「隐藏的大明星」到底是谁?

  影片或许在开头以电视节目为叙述主轴和稍后撷取网路搞笑影辑的片段上有些突兀,另一方面,关于茵希雅与钦坦(Chintan)间似乎刻画不够深刻无从看出两人间的关係与转折,但皆无伤大雅,不影响本片的可观性。从影片的深度而言,在隐匿、挣扎、求全、选择的有限性中,精準将角色的困境与突破性彰显开来。或许,以更老生常谈的说法而言,影片中正以一系列的冲突情节召唤出角色的自我主体意识,也卸下「隐藏的大明星」那层神祕的面罩。

电影资讯

《隐藏的大明星》(Secret Superstar)-Advait Chandan,201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