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大选日倒数 希拉蕊抢吸千禧世代大票仓

美国总统大选日倒数 希拉蕊抢吸千禧世代大票仓

在希拉莉(Hillary Clinton)决定竞选总统时,她曾面临一次关键的战略抉择。她是否应以美国的白人工人阶级为主,来量身订製她的政策讯息呢?—该群体曾两度帮助其丈夫当选,也曾在2008年她对阵奥巴马(Barack Obama)的民主党初选中站在她的一边;还是说,她应该努力背负起奥巴马的那个由少数族裔、单身女性以及千禧世代组成的联盟呢?

希拉莉选择了后一条路。从一定程度上看,这一选择也卓有成效:民调显示,她在黑人、拉美裔以及郊区女性选民中获得的支持率持续碾压了特朗普(Donald Trump)。不过,她尚未得到曾力助奥巴马两度当选的年轻人的普遍支持。他们并非不感兴趣,毕竟他们曾大举支持了希拉莉的民主党初选对手桑德斯(Bernie Sanders)。真实的情况是,在越来越接近选举日的眼下,希拉莉仍未能激起他们的热情。

据《彭博政治》(Bloomberg Politics)在首场大选辩论前的9月26日发布的民调,俄亥俄州35岁以下的潜在选民在面对希拉莉和特朗普二选一时,选择前者的比例明显更多。但在纳入协力厂商候选人后,希拉莉在千禧世代中的支持率一下子缩水了13%,特朗普的支持率则只下滑了3%。约22%的35岁以下选民表示会选择自由党的詹森(Gary Johnson)。

调查显示,全国的情况普遍如此,即当纳入詹森以及绿党的提名人斯坦(Jill Stein)后,特朗普在千禧世代中的支持率微弱领先,希拉莉的支持率则缩水20%。民主党的民调专家鲍曼(Andrew Baumann)称希拉莉的问题在于,她并未完全说服年轻人为何要投给她,而非其他非特朗普的候选人:「她需要说清楚、讲明白,她究竟好在哪里。」

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资料,千禧世代的人数与婴儿潮世代旗鼓相当,均接近7000万人,而希拉莉也从一开始就在努力吸引这个群体。她把竞选总部放在了布鲁克林,她邀请了《都市女孩》(Girls)的创作者邓纳姆(Lena Dunham)以及歌手凯蒂佩瑞(Katy Perry)做她的代言人,她印製了一些诙谐的T恤,包括一件亮黄色的:在一幅黑白的头像上印着「Yaaas, Hillary!(呀哈,希拉莉!)」的字样。

此外,她还邀请支持者们在推特上用颜文字抱怨助学贷款,并与加利菲亚纳基斯(Zach Galifianakis)一起登上了娱乐至死的网络节目《蕨间访谈》(Between Two Ferns)。然而,所有这些人造的潮流做势均未产生真正的效果。「我们的目标达成了吗?还有些差距,」选战军师贝奈森(Joel Benenson)表示。「但我们有信心可以达成。」

美国总统大选日倒数 希拉蕊抢吸千禧世代大票仓

希拉莉的竞选团队正派遣组织者深入到大学校园里,以登记选民,并激发他们对希拉莉的热情。

希拉莉力图触及的多数选民都太年轻,并不记得她和丈夫克林顿(Bill Clinton)是如何在1992年,以混合了中间路线与佛利伍麦克合唱团(Fleetwood Mac)的反叛姿态接手了民主党的。如今,人们对政客的期许已经被奥巴马改变了。「奥巴马大概是我们能选出的最酷的总统了,或许在我有生之年都是如此,」奥巴马2008选战的佛罗里达州负责人沙勒(Steve Schale)表示,「想要複製那个时刻是不可能的。」民调显示,年轻选民之所以对希拉莉犹豫不决,主要原因就是不信任她。

据昆尼皮亚克大学9月14日发布的民调,在18至34年龄段的潜在选民中,有77%认为希拉莉不诚实,该比例是所有年龄段中最高的。而据9月11日的盖洛普(Gallup)民调,她在30岁以下选民中的支持率为33%。为应对这一状况,希拉莉摆脱了那些推文和潮流迷因,直接来到了费城的坦普尔大学,与千禧世代们展开了对话。

她在9月19日的演讲中提及了大学学费、气候变化、LGBT平权、种族正义等若干议题。同时,她也罕见地承认了自己的不足:「我也知道,即便你们完全反对特朗普,但对于我,你们可能也有一些疑问。我明白。我会尽我所能回应这些疑问。」

希拉莉的竞选团队正派遣组织者深入到大学校园里,以登记选民,并激发他们对希拉莉的热情。希拉莉的千禧世代媒体总监亨特利(Christopher Huntley)表示,这一举措锁定的就是在初选中支持桑德斯的那部份人。

桑德斯本人也踏上了希拉莉的选举征程,他出席了后者于9月28日在新罕布什尔州特勒姆镇举行的集会。「今天,我在这里请求诸位,不仅自己要投票给希拉莉国务卿,也要努力说服叔叔阿姨、亲戚朋友们也投票给她,」他说。「此次选举对于我们国家的未来至关重要。我们必须让希拉莉当选我们的下届总统。」

桑德斯的前军师、曾参与戈尔(Al Gore)2000年选战的德温(Tad Devine)表示,全国民调的胶着有利于桑德斯等代言人说服年轻人:他们的选票能够影响到最终的结果。2000年时,年轻选民们曾告诉民调人员,他们打算支持遵循绿党路线的候选人纳德(Ralph Nader)。「其中许多人最终都抛弃了纳德,特别是在那些我们部署了人员,并力劝人们不要这幺做的地方,」德温表示。

德温表示,纳德的支持率在投票前的几日大幅下滑。他最终拿下了2.7%的全国普选票。然而,他出现在佛罗里达州的选票上一事,儘管只拿下1.6%的选票,却葬送了戈尔的总统前程。德温表示:「这会带给他们沉重的压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