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误解了真诚⋯⋯

我们都误解了真诚⋯⋯

文/熊仁谦

谈到人际关係,我们常会强调要「真诚」,要能够向彼此展现真实的自我。很多政治人物也不时把真诚抬出来标榜自己,或质疑对手。彷彿与人互动时最重要的唯有真诚,真诚是所有关係问题的癥结。

当我们说真诚对待彼此的时候,好像真诚是指没有心机、不经过设计矫饰、不刻意做什幺。听起来都很正面,其实却藏有另一面的意思:跟对方相处时,我不想刻意做任何事,我想畅所欲言、为所欲为。

有一次,我在咖啡厅听到隔壁桌的人聊天,他们刚好谈起感情问题,引起了我的注意。短头髮的女生正好在抱怨自己的男友,说男友有时候好像把她当成外人,某些事情不会找她讨论,还常常不体贴她的要求或撒娇,让这女生偶尔觉得很彆扭。这番话让一桌男女争论不休,有人觉得她无理取闹,也有人觉得就是她男友的问题。

而真正让我开始认真听的部分,是他们其中一人说出的话:「要找到真诚以待的人好难」。

究竟什幺是真诚呢?

我们往往误解了「真诚」字面上的意思,真诚不是「诚实」,不是「不说谎」。真诚是不虚伪、不虚假,但我们很容易曲解它的意义,以为真诚就是一个人不需要刻意去做任何事,或是在别人面前爱做什幺、就做什幺。当我们说希望与对方真诚相处,我们想要的,其实是一个能够任由我们无理取闹、让我们耍赖的对象。

我发现,人的情爱关係存在着一个最大的盲点,也是最大的危机,就是在相处过程中,我们只想要保持自己「孩子气」的那一面,只有在等到孩子气的那一面得到满足之后,才想要展现出对对方的关心和在意。

我们很常听到这种论调:能够接受幼稚、单纯,甚至充满缺点的我,才是真正地爱我。但是,我们都知道,幼稚根本就是「不讲理」。

这种所谓「真诚」的感情,到最后多半会以分崩离析收场,为什幺?因为两个人认为自己是在向对方展现真实、自然的一面,都「真诚」地面对彼此,不需要任何「刻意」去掩饰、包装。日子一久,这段「毫无刻意成分」的关係,就只剩下两个都在「做自己」的个体,而感情也就这样慢慢消逝。

很多人把「为所欲为」跟「真诚」搞混,举例来说,有些人假日不愿意陪伴另一半和家人,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兀自外出登山或埋首打电动。等到另一半开始质疑两人的关係,觉得对方已经不在乎了,他却说自己是在「展现真实的自我」,是真诚以对。因为当他跟其他人相处时,都必须刻意去做某些虚伪的事、逢场作戏,对自己的另一半才是真诚、毫无遮掩。

但这种说法其实是在表达:我想对你耍赖,我不需要在乎你的感受,因为我就是在对你展现「真诚」「毫不刻意」的自己,所以你应该要接受我,甚至感谢我!

日常中,情侣之间起冲突,总不乏类似的问题。某一方一直觉得「互相配合」就是在「委屈彼此」,就是「虚伪」,因此强迫对方接受「真实」的自己,好像这样就是真诚,就是最自然的关係。「我跟其他人相处都是心机和矫情,跟你相处才保持真诚坦白。」一旦对方不合己意,就不停指责对方:「我这幺真诚对待你,你怎幺还不懂我?」「我的付出,你看不到吗?」可是,你的付出是你自以为的,人家哪有可能一看就懂?

这种争吵屡见不鲜,说穿了,这种情况中所讲的真诚,不过是想「找个人撒野」!这究竟是真诚,还是无赖?

现代社会推崇个人主义,强调每个人的独立个体。「独立」这个词在英文的原本意涵,是「不受支配的」。换句话说,个人主义强调每个人那「不受支配的真实本性」,这就是为什幺现在有这幺多诉求强调「聆听自己内心的声音」「跟着自己的感觉走」,这种说法背后的意思,就是我们无论人生经过多少风雨,内在一定有某种东西、某个声音,不会改变。

然而,正是这种主张,造就了人际关係里的无力与冲突!或许是因为生活已经有太多複杂、琐碎的人事物,导致我们过度讚扬那「看似」原本就存在的、原始而根本的东西,并产生强烈的想像,认为那个看似「原始」的,就是真诚,进而认为这种东西,应该留给自己最重视的对方。如果对方要求我们妥协、配合,反而会使我们感到:我对你展现的真诚这幺好,结果你不加以珍惜,还希望我刻意做点什幺事,那不就是耍手段、「不真诚」了吗?

印度哲学中也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以非常哲学的方式,不停地辩证所谓的「原始」存在与否,这是一个挺深奥的议题。在这些思辨与论证之中,佛陀曾经对于这样的理论提出另一种说法、一种让我们能够轻易理解的说法—

「任何有作用、有价值的东西,必然来自刻意为之。
自然而然就存在的东西,必然一点价值与作用都没有。」

这里谈到「有为」的功能,「有为」就是刻意为之,这种刻意的涵义包括「聚集」「爬高」「出生」等等。「聚」就是把人际关係聚合在一起,而一个不经过聚合、不经过塑造的东西,对我们来说就没有什幺意义可言。为什幺?因为一切对人类有意义的事情,包括各种人际关係,其实都是来自于刻意营造;有刻意,才会创造意义,不然它对我们来说就一点价值都没有了。

好比我们的户头里如果本来就有两百万,可能是父母从我们小时候开始存的,因为我们没做什幺就拥有了,说不定不会有太大的感觉。但如果那些钱是我们努力工作赚来的,就会对这些钱特别珍惜,觉得它们很有意义。

举凡亲情、友情、爱情,都需要我们去刻意建立和经营,才会变成密切、良好的互动关係。如果我们刻意地建立了一段关係,却希望可以不刻意地与对方相处,这根本一点都不合理。

从这个角度来说,真诚指的其实不是不刻意,而是一种「信念」,换句话说,是需要努力维护以达成的信念。

我们常会听到许多成功人士说,与人相处时,真诚是很重要的特质。这些人可能在人际沟通上很厉害,擅长说服别人、与意见相左的对象达成共识,但他们还是强调真诚的重要性。沟通能力相对来说也许是明确而容易的,只要学习技巧、有点天分就可以达到,可是真诚不是,真诚反而是一件複杂、有难度的事情。

很多人感叹这个社会欠缺真诚,太过複杂、险恶,有一句很流行的话就这幺说:「如果可以简单,谁想要複杂?」

进一步思考,就会发现这句流行语其实是一句「干话」,似乎有点道理,实质上却是模稜两可的废话!想要保护某种「简单」「真诚」,其实一点都不简单!多半必须使用複杂的手段才能达成。现实中有力量捍卫真诚的人,很可能正是「複杂的人」。周星驰的电影《九品芝麻官》中,有一句台词正是这个道理:贪官很奸诈,那清官就要比贪官更奸诈,才有办法当清官!

当事者从主观的角度认为自己展现了真诚,从他人的角度来说却未必如此,甚至根本只是一意孤行的为所欲为。就算我跟你臭味相投、很有共鸣,也不见得比话不投机、无法苟同的对象之间「更真诚」。想要一个真正简单、真诚的关係,就必须接受人际互动的本质是複杂的,有很多层面需要考量。等到我们承认了这一点,才有办法透过複杂的手段,来保护一段简单真诚的关係。如果只想要简单,以为随心所欲是真诚,那不过是像小孩子在无理取闹而已。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