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信业者还能做什幺?

电信业者还能做什幺?

[Image Credit]

一年一度的 Mobile World Congress 在巴塞隆纳展开了。今年会是历年来最热的一年,因为智慧型手机及平板电脑的大举入侵改写了行动应用生态,Mobile 真正从「无线」走向「无限」扉页即将正式展开。Twitter CEO Dick Costlo 在 MWC 上 发表演说 ,也正式宣告网路服务无所不在的王者地位。

在众多载具中,被视为如革命般重要的行动设备,因着 iPhone 所创造的 ecosystem 打败了纯粹规格取向的手机大厂,也狠狠的打了所有电信业者一巴掌:在这个生态圈里,拥有「最后一哩」的电信业者,不过就是个随时可以被更换的频宽提供者,成为行动业的陪衬角色。

电信业者在这波市场洗牌中玩完了吗?

Telecom TV 访问了世界排名第三的 Telefonica 人员以及 市场分析师 Emma Mohr McClune 、开发者社群 WAC 的 VP,从手机 Application 的角度切入,探讨电信业者在这个新领域何去何从。从 AppStore 在 2007 的混沌未明开始,没有任何人能预料到今天 Apple 及 Android 两大阵营得以发展的如此蓬勃。电信公司在这场谁与争锋的竞赛里,并未扮演任何重要角色。Android Market、Apple AppStore 全都可以绕过电信业者,自行运作 apps 的营运买卖,Emma 提到,Apps 是行动数据前所未见最快速成长的类别。

看完 这段访谈 才发现,原来电信业者的财大气粗现象,不是只有台湾才有。来自电信公司的先进们可能非常不习惯被挑战,不顺从的声音本来就不悦耳,却是能指出机器坏在哪里的显着线索。总结该段谈话,整理出几个给 Operators 的建议:

Telefonica 的 Jose 自己提到,电信业者跟 developers 从来就没关係「和谐」过,Jose 知道 developer 普遍认为电信业者「傲慢、无趣、官僚、动作慢,甚至贪婪、刻薄。」) 这是 Telefonica 积极想改变的,这改变可以先从把 developer 视为生意对象,视为接触客户的新管道开始。以前都是 developer 跟电信业者提案,其实电信业者也可以主动跟开发者提案,Jose 提到 Chainr 就是一例。Emma 也提到,Orange 电信也积极尝试跟 developer 重新建立关係的路子。拓展开发者是电信业者在这场游戏中的重要课题。

Jose 说道,早先使用电信业者的 API 是需要付费的。现在 Telefonica 不但会免费开放 API,甚至有可能付费给开发者来接自己的 API,例如从 app 发送 SMS。

此外,电信业者也会提供开发者协助。Developer 通常资源跟资金都有限,如果可以提供数据跟参考资料,帮助开发者选择适合自己的作业系统跟 apps 类别,间接也提供电信业者多接触优秀开发者的机会,并掌握市场的脉动。

以 Evernote 作为例子,他提供了很棒的跨平台使用者经验,无论你使用 web、使用 iPad、用 iPhone 或用 Android,都能得到很好的使用经验,这是之前完全没有过的。Jose 提到跟某开发者的合作经验,刚开始对方接了 SMS API,后来更因为将服务拓展到不同 devices 便更进一步介接语音及 MMS。因为用户的朋友们可能使用完全不同作业系统的手机,在 social network 如此重要的今日只服务一种 device 的用户是很难拓展服务的。电信业者可以扮演 NaaS的角色、提供云端服务,协助这些 developer 创造更佳跨平台使用经验,并得以从有限的用户身上获取合理利润。

Emma 认为,电信业者要打破现况的最大挑战,就是重新发明游戏。趋势已无法回头,完全不能跟前些年同日而语。电信业者必须创造新的生态系统、找到新伙伴、导入创新的思考及规则。事实上,电信业者可以利用提供 API 在开放市场中提供自己专有的服务,例如行动付费、广告,或是创造在 iOS 及 Android 之外、只有电信业者作的到的 ecosystem。

除了访谈里提到的建议之外, 个人认为台湾的电信业者如果也希望在 apps 的游戏中突破现况,还需要热情。 这不是什幺大话。试想,就拓展开发者、引进创新这两个课题而言,既有的组织结构跟人员是否足以应付?「热情」会让人寻找愿景、勇于突破,而在长期稳定台湾电信市场里这样的组织或人员可能反而是个麻烦。相信各家电信公司里都有这样的人,也请诸位高层们少些报告、多些交流,跟这些人聊聊,也许一杯咖啡换一个「Wow」的点子,绝对值得。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