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云大师新书:自剖人间佛教

星云大师新书:自剖人间佛教
图片来源:pixabay

文 / 童清峰

九十三岁高龄的星云大师病癒后首部着作《我不是「呷教」的和尚》问世,阐述出家八十一年,不靠佛教吃饭,始终坚持「佛教靠我」的信念,在全球推动人间佛教,穿越政治与省籍的界限,新书由高雄市长韩国瑜作序。

高龄九十三岁、眼睛看不见的星云大师微笑挥着手,三月七日坐着轮椅出现在高雄佛光山如来殿大会堂,现场响起如雷掌声,近二千名出席一年一度信徒香会的信众起身向他们崇敬的精神领袖致敬;当天正值农曆二月初一,也是星云出家八十一年,罹患重病静养二年,奇蹟病癒后,其首部着作《我不是「呷教」的和尚》(天下文化、佛光文化共同出版)正式问世。

星云是台湾佛教的重要领导人,信众遍布全球海内外。这位临济宗第四十八代传人近年饱受病魔侵扰,几乎全身病痛,五十多年糖尿病,过去曾在二个月内二度中风,一生经历大脑开过刀、心脏动过手术、断过腿、切除胆,甚至眼睛失明,但他「以病为友」,从不以为苦。

二零一六年岁末,他因脑溢血开刀,经两年休养,继续写「一笔字」、出书,身体机能快速复原,被高雄长庚医疗团队视为「奇蹟」。

《我不是「呷教」的和尚》概括《星云大师全集》三百六十五册的精华,很能精準传达星云毕生为佛教所作贡献。「呷教」,就是靠宗教、信教吃饭。这部星云停笔二年的新作阐述自己出家八十一年,不靠佛教吃饭,始终坚持「佛教靠我」的信念,立志做一个报恩的人,实践「我要给人,不要人家给我」的弘法大愿。

当红的高雄市长韩国瑜为星云新着作序。他写道:「这是一位年近百岁的和尚,一生历经万般风霜,所焠鍊出的智慧精华..大师的积极奋发、自我要求、刻苦忍耐、敢于创新、处处为人的『不呷教』行谊,值得青年人学习、借镜。」

七十年前,一名身无分文的扬州「贫僧」和七十多名参加「僧侣救护队」的僧侣青年一起从大陆到台湾,居无定所,四处碰壁,但从未失了志气,咬着牙自力更生、自食其力。一九六七年星云创建佛光山,以人间佛教为宗风,先后在全世界建五所大学、三百间道场、一千三百多徒众分别从事文化、教育、慈善、共修等各种弘法事业,实践「佛光普照三千界,法水长流五大洲」的理想。

远见.天下文化事业群创办人高希均盛讚星云是台湾「最坚强、最值得尊敬、最富影响力和感染力」的人,在全球的人间佛教版图,堪称「人间奇蹟」、「星云奇蹟」。「这一切奇蹟的背后,源于大师『给』的信念」,他推崇,除了有形财物的布施,更有价值的是倡导慈悲、捨得、放下、分享、和平等无形的观念,让很多人的生命因而改变。

星云在各地兴建道场,据他自己表示,除了弘法利生的心愿之外,也因为信徒多了,徒众多了,希望大家在佛教裏能够安身立命,有所发展,这种简单给予的观念贯穿在他整个人生岁月中。

《我不是「呷教」的和尚》主编蔡孟桦表示,他们有一次帮师父整理几万封各界写给他的信件,来信五花八门,要求支持或赞助者不计其数,其中甚至有事业经营不善,要求周转者,他们请示师父当年如何处理这幺多求救信函, 星云当时讲的一句话让她非常震撼——「凡来信必覆,凡有求必应」。他还特别交代,不能动用佛光山的钱,他自己想办法去筹措支应。

多次险遭枪毙体悟人生

在台上,星云偶而会忘记一些历史数字,但回顾九十三年的岁月,好像没什幺苦事。「出家至今八十一年,我一生只做一件事,那就是『做和尚』。」他豁达地说,早年曾多次落水、多次险遭枪毙,却总能死裏逃生,从中体悟到「生也好, 死也好,人生要自己找快乐和趣味」,所以这幺多年来,虽老病缠身,却觉得人生很欢喜自在。

当年佛陀纪念馆开幕时,星云曾接受亚洲週刊访问,他一贯谦虚,自觉此生并无成就,「如果说对世间有一点成就,这也不是我个人的,都是大众成就的。我办了四所大学(现为五所),办了十多所的佛教学院、替社会办了八间的社区大学, 中学、小学、幼稚园。另外像创办电视台、办报纸、设立育幼院、养老院,还有跟随我难以计算的人数,到处都是亲朋好友,感到人生的意义不凡」。

蓝绿政治人物皆来请益

位于高雄大树区的佛光山是台湾重要的佛教圣地,每到选举许多政治人物都要来朝圣,请星云开示,他发愿「普门大开」,来者不拒,蓝绿皆然,蒋经国以降的台湾历任总统皆对他非常礼遇,他全都接待过。去年高雄市长选举,竞争激烈, 蓝绿候选人韩国瑜和陈其迈都打「星云牌」,争相要向他请益,他都分别给予鼓励,并无蓝绿之分。惟不容否认,由于具有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的背景,使他不断遭受绿营攻讦,质疑他是「政治和尚」, 将他推向经叛道深渊。

宗教一旦扯上政治,不仅六根难以清净,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事实上,当年加入国民党,星云确有不得已的苦衷。「并不是我要做党员,而是因为我不做党员不能弘扬佛法」。当时的党国元老李子宽很明白地告诉他: 「你要参加国民党, 你的弘法才能方便啊! 」就这样,为了弘扬佛法,他就有条件的做了国民党的党员,至今七十多年, 他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即使面对大陆媒体,他照样大方承认自己的「政治身份」。

虽然被讥为「政治和尚」,明眼人通常都为了明哲保身,避免表态,但在星云的弟子眼中,师父知道政治的複杂,「但师父认为为了两岸和平,为了世界和平,虽千万人吾往矣」,佛光山人间佛教研究院院长妙凡法师说。

没政治算计惹政治尘埃

星云惹上政治尘埃的事例不胜枚举。去年九合一选举结束,两岸因「吴宝春事件」陷入统独争议之际,星云却声援吴宝春,主动在《中国时报》发表「我是台湾中国人」文章,可想而知,佛光山顿时陷入枪林弹雨中。蔡孟桦表示,当时很多人提醒师父不要在这敏感时刻表态,「就因为他太不政治,他没有政治算计」, 以他这样层级的大师,岂会不知道不要讲话比较平安,「但他认为我就是为了道德、公平、正义也要讲」,无怨无悔。

妙凡表示,师父说他今天不论做任何事,不管成功或失败,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知,他一生应世无畏,这来自于他生命中很清楚知道什幺是对的、什幺是不对的,只要是对的事情,他一定是勇往直前,纵使明知会有毁谤与批评,他都在所不惜,相信「历史会证明一切的」。

身为星云的徒弟,妙凡有机会就近观察师父的为人处世。「在他身上真正看到无我,他没有他自己,他一生以众为我」。她强调师父没有框框、设限,就像佛法裏所讲的「空」,因应众生的需要,他安立各种度众的善巧方便,真空生万有;他全身是病,但从不叫痛,甚至不觉得自己有病,只是有点「不方便」而已,完全不受肉体侷限, 如果他自觉老了、病了,今天也不可能有「一笔字」。

除了发愿「不要吃教」,星云也发心护法卫教。他在新书提到,一九五零年代, 京剧名伶顾正秋在永乐戏院演唱《火烧红莲寺》,内容对佛教有所诬衊,他致函前去抗议。当时正是蒋经国在追求顾正秋的时候,只要他讲一句话,可能就会招来杀身之祸。但是为了佛教,他顾不了那幺多,宁可以护教牺牲,也不愿躲躲藏藏,做一个佛教的「哑羊僧」。

创立逾半世纪的佛光山每天供应一千三百个出家人、学生的吃住,不收门票,免费停车,很多人问星云此生有没有遇到什幺困难?他总是笑笑地回说,没有困难,因为困难面对了,解决了,就不叫困难。对他而言,相比于驾驭人间的生老病苦,在台湾宣扬佛法显得艰难许多。他道出原因,「有一些人的成见、执着, 以不是、以非法为当然,自私,把自己个人看得很重要,实在很可惜」。

【书籍资讯】
《我不是「呷教」的和尚》

星云大师新书:自剖人间佛教

上一篇:
下一篇: